12月21日 我送走了躺在抽屉里将近半年的胶卷给冲洗店冲洗,虽然很想自己冲洗自己放大,但是实在没有这个条件。拍摄胶卷的次数越来越慢,从刚开始的一卷拍不到一天变成了一个多月拍不完一卷。

抽开第一卷,时间线重回八月,那时还是夏天,台风刚过去的第二天,我和老爸去了湘湖看向日葵。

第一卷





选礼物
夕阳下的树林
旧窗
外婆种的小彩椒
叁柒先生
叁柒先生和皮皮小姐
友善的眼神

太阳缝

第二卷

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

骆家庄菜市场
白猫



准备萝卜丁
合作
和面
包饺子


滩睡
龙翔桥的边上,毫不犹豫就按下了快门。

叁柒先生的标准姿势

第三卷

霸占了我的床
电大的银杏

后街小巷

阿姨的小铺

第四卷

君主
风铃
请勿入内
铁笼
即将拆除的铁塔
新宠
寻早餐
箱子精
烤肉
不想上学
早高峰

数码时代拍摄胶卷有何意义,胶卷拍的每一张都这么多颗粒,数码不但清晰,快门也不心疼,而且有这么多APP可以模拟胶卷的质感,何必要浪费钱。对于我一个与胶卷时代没什么交集的人来说,初来乍到,它很酷,很复古,很特立独行,但是玩了一段时间后对于胶卷摄影有了些许新的认识。

胶卷压根不比数码差,不用担忧白平衡也不用操心色彩,高级的胶卷甚至完全看不到颗粒。拍了一段时间胶卷后自然而然地慢了下来,每次按快门前都会去仔细思考斟酌,拍还是不拍,拍要怎么拍;按下快门的瞬间时间是定格的,这百分之一秒的光永远留在了胶卷上,在暗壳里静静的等着,就像琥珀一样,等着再次打开它。

也许之后拍的会越来越少,但我依然会怀念这样纯粹的摄影。

最后修改:2019 年 12 月 26 日 09 : 40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